K.C

对欧阳来说,小四就这么在沽宁的风中跑远了,再没有回头。

《嗯》---斯图尔特倒带人生的个人观后感

神宠:

**以下有对剧情的描述**
***另外其实我不知道自己都写了点什么***
这几天,在我做着什么没做什么的时候,脑子里会突然飘上一张脸,一个身影,那个人迈着奇怪的步子拖拉着脚,笨拙地摆着手,边走边发出嗯,啊之类意义不明的声音。
他皱着有点脏脏的眉头,肩膀耸着感觉总是弓着背,眼神缓慢,看着什么地方或者根本没有看着什么。
嗯,那是斯图尔特,我认得他的脸。
看完片子好几天了,我会这样突然想起什么人的脸,简直超出自己的想象。
好吧,看这片子的动机并不是很纯,当时刚看完Mad Max,被TH迷到不行,毕竟这是第一个让我感到性感的男人,再加上这片子里还有个我喜欢的马脸BC,自然是会排进我的想看的电影list的。
找了好几个站都只有个460m的版本可以下,虽然在意分辨率但无奈只好拖下来,同时还拖了TH与Pine演的喜剧动作片特工争风以及讲拳击的勇士。
下好之后到了吃午饭的时间,我捧着个便当认真想了想,挑了斯图尔特来看。
然后那个下午,我一直处于一种无以名状的状态之中。
对电影,我总是找不到准确的点去描述它,我觉得它不好,也许可以找到很多点,但相反地,如果我觉得它好,却很难用语言说出来。
斯图尔特对我来说也是这样,我明白记得电影的一些细节,但那些就是让我觉得它好的地方吗?那些由场景,人物,对话,背景音乐组成的几秒钟或几分钟?
我只好先来说说斯图尔特这个人,他是一个流浪汉(但他有自己的一间带厨房的小公寓),他干过违法的事情(比如与好兄弟泡泡糖王一起笨拙地打劫小店什么的),他吸毒(选择周四给亚历山大讲不太愿意讲的过去是因为周三有救济金领所以如果周四压力太大还有钱买毒品),他有个儿子(偷偷打电话去听儿子录的请留言吧啦吧啦并且很担心儿子会变坏),他平时看起来无害但有时会自残并且做出另正常人觉得恐怖的事情(拿刀扎自己,放火什么的),他童年时期被性侵性虐(被亲哥哥以及其同伴,救济院的人),被同学欺负(因为他的肌肉萎缩)。
当一个孩子遇到这些事情的时候,人们还能指望他们怎么办呢?
因为肌肉萎缩而被同学嘲笑、欺凌,回到家有亲哥哥安慰自己,但后来却发展为被亲哥哥性侵,并且长达3年,然后终于爆发,自己迎来恶魔住进心里击退那些欺负自己的人,再然后,也许意识到自己的不正常,主动要求住进儿童救济院,去了那里,继续被那里的人性虐。
长大成人之后也努力过上正常的生活吧,因为他选择结婚生子,结果,妻子有外遇,斯图尔特心里的魔鬼再一次爆发出来,他冲着赶来的警察嚷嚷,抱着儿子哄着他,可是他手里拿着刀。
警察冲进来之后他是不是想死?因为他在房子里放了火,可惜他没死掉,他被关了起来,过起了被其他狱友们毒打的日子。
出狱之后他过起了流浪汉的日子,之后他在流浪汉之家遇到了亚历山大。
之后他们一起为了流浪汉之家的责任人夫妇无辜入狱抗议,去各地做演讲,而斯图尔特与亚历山大,一起在车里唱歌,斯图尔特在小公寓的厨房里做黑暗料理给亚历山大吃,他们一起挤在小床上边吃边看电视,亚历山大带斯图尔特去自己的朋友家做客,途中吐槽了电锯蘑菇但最后买了个装在车里,斯图尔特在花园里慢慢开着做农活的小车玩时亚历山大推着推车整理着院子里的落叶,斯图尔特给大家做了一顿监狱咖喱得到一致好评,边吃边被逼着说出了导致他入狱的第一件案子,装了个免费的心脏起搏器,打电话给亚历山大,后者带着烈酒去看望他。
然后斯图尔特要亚历山大陪他去试妹妹结婚时要穿的西服,亚历山大依然在为自己写的传记向斯图尔特提问。
我在上面啰啰嗦嗦写的那么多事情,那些不好的事情,是它们改变了斯图尔特的人生,但它们是原因,无法背向它们而过上其他生活的原因是斯图尔特自己本身。
他这样告诉他,他用含含混混听不太清楚的口音与拖沓的发音,清清楚楚的表示,明明有许多人也遇到许多不好的事情,但他们还是过上了正常简单的生活,但自己却是这样。
他看上去混混沌沌,却是个异常清醒的人,他明白自己的状态,他只是无力去改变,他有钥匙与地图,但他没有脚,他迈不出那些步子。
被问及那些黑暗的领域,斯图尔特也会颤栗,会害怕,会难过,会不愿提及,而不是像一些流氓混混那样炫耀自己做过的恶事,他告诉亚历山大,你是个好人,他有开心的日子,与亚历山大在一起经历的一些事,他一定感受到过快乐。
这是个很复杂很复杂的人,就像我们一样,没有人的心思会简单到可以随随便便就被分析清楚,而他的经历,让这样的分析更加地不可能实现。
但斯图尔特成人之后的愤怒,很多都是朝着自己的,他恨自己为什么不能把恶魔赶出去,他后悔为什么当时接纳了恶魔,但是他同时也觉得,恶魔也不想无处可去。
他懂得分辨果树,他喝的出正山小种,他演讲前把口香糖粘在椅子上等说完再扣下来继续嚼,他做出那些外表有点脱离常识味道却很好的食物,就像他自己,看上去古怪让人不敢轻易接近,本质却干净清晰有智慧。
这几天,在我做着什么没做什么的时候,脑子里会突然飘上一张脸,一个身影,那个人迈着奇怪的步子拖拉着脚,笨拙地摆着手,边走边发出嗯,啊之类意义不明的声音。
他皱着有点脏脏的眉头,肩膀耸着感觉总是弓着背,眼神缓慢,看着什么地方或者根本没有看着什么。
嗯,那是斯图尔特,我认得他的脸。
嗯,那是我喜欢的斯图尔特。

评论

热度(8)

  1. K.C神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