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C

对欧阳来说,小四就这么在沽宁的风中跑远了,再没有回头。

“你先说说你给孩子起名字了没有,你这个名字可不能起得太久了”
“她叫思风,狂风大作的风”
“不行,名字太刚硬”
“她干爸爸会高兴,他会说:你够义气”

评论(1)

热度(3)